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宿舍姐妹情
宿舍姐妹情

宿舍姐妹情

夏晓和卢清是同学,夏晓今年22岁。是这个大学里一个寝室的室友,她比卢清大8岁,又照顾人,所以都叫在卢清眼里夏晓就是个大姐姐,她有什么想法和秘密都会告诉给夏晓。而夏晓也自然对这个小妹妹非常疼爱,甚至是崇拜。从当时第一次听说宿舍里要进一个“女神童”以后她就特别留意着卢清。当她第一次见到卢清时,卢清才13岁。后来卢清被安排到自己的宿舍,很快两人就互相熟悉了。都感到了对方有一种不可抗的吸引力,却又不知是什么在吸引着自己。


  夏晓长的很漂亮,平时打扮又很朴素,有很多男生追,但她却对那些男生们爱理不理。宿舍在夏晓的精心布置之下显得格外的清新富有情趣。卢清不善于做这些就是自己的东西也是随意乱扔。穿过的鞋子乱七八糟的扔在床下。脏的袜子象蛇脱一样扔在床上。在加上卢清喜欢穿名牌运动鞋和套上一双肉丝袜,而且几天都不换洗,通常都是穿一段时间后然后仍掉。所以她只要一脱鞋,整个寝室总是臭的要命。不过很奇怪,夏晓总是不在乎。反而很恭维的帮卢清收拾袜子和鞋,并且卢清穿过的衣服、鞋子和袜子甚至内裤都是夏晓帮忙洗的。所以她对夏晓也很尊重,但今天在实验室里发生的事,让她多多少少知道了夏晓的秘密。


  不过夏晓也不是一开始就这样,只是当时见到这个神童小妹妹卢清有一些不好的地方,最不好的一点就是比较懒,换下的衣物经常就这样放在盆里,穿了几天的丝袜或者棉袜也都塞进运动鞋和旅游鞋,很少见她洗,上衣裙子这些还好,夏晓从卢清这个妹妹进她宿舍以后就像大姐姐一样疼爱她。什么都帮忙她做。每次洗衣的时候都一并拿去放在洗衣机里洗了,而且卢清虽然年纪小大但也是大四的学生,课很少,经常都是在夏晓下午上完课之前换鞋袜,久而久之,夏晓时常下课之后回到寝室里,都能看见卢清刚换下的运动鞋和肉色丝袜在寝室里胡乱摆着,很是不雅,夏晓性格柔弱,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帮她收拾好放到床下,每当蹲下去放的时候,她都能闻见鞋袜上传来的酸臭味道。


  慢慢的,卢清换了鞋袜也不收拾了,她知道夏晓会做,夏晓也一直没有说什么,但是次数多了以后,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夏晓对于卢清的鞋袜产生了奇怪的感觉,和卢清谈话时眼神总是不受控制的落到她晃动的旅游鞋上,盯着她露在外面的脚背看,后来她每次一上完课就急不可耐的回到寝室,寻找有没有卢清刚换下的的鞋袜,她痴迷于上面的气味,每次将肉色丝袜按在自己的口鼻上或是埋头于卢清的旅游鞋口时,她都会感到羞耻,自责自己的龌龊行为,可是鞋袜上的那些浓浓脚汗味就像吸食了毒品一样诱惑着她,如果哪一天卢清没有换袜子,她就爬到卢清的床底闻以前换下没洗的,只要一天不闻她心里就像抓痒一样的难受。


  “我今晚不知道干什么有点累了,可能是刚才调教那个母狗吧!姐姐你能不能给我揉揉脚呢?。”卢清缓缓的把脚伸到夏晓的怀里。因为她已经注意到了夏晓从刚才她进来的时候,就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的脚,和罗圣一个样。


  夏晓望着眼前的玉足五脂细长甲上涂着鲜红的寇丹。“是!”天生的奴性使得夏晓下意识的不敢反抗卢清高压的姿态,乖乖的走到床边跪下。


  “姐姐,你是不是喜欢我的的脚?要老实的回答我”卢清问道。因为她看见夏晓的表情次时是如此的委琐和下贱。果然夏晓羞愧的点着头。


  “以前的你也够可怜的,妹妹的脚每天都出现在你面前,你却不能动,只能偷偷摸摸的弄我的鞋袜,现在给你一个机会,愿意像罗圣和徐文姗一样做妹妹的狗吗?”


  夏晓的心跳突然间加快了很多,胸口闷得发慌好像要立刻爆炸开来一样,嗓子眼里面也是火烧火燎的,好像不小心吞下了一块烧红的木炭,忙不迭的点着头。


  “那今天就满足你吧,把我这双脚给我舔干净。”夏晓跪了下去伸头用嘴帮卢清脱下拖鞋含住了卢清的玉脚细心的舔了起来从脚脂到脚心再到脚面将上面的汗和泥都用舌头舔净吃了。卢清的脚虽然刚才已经被人舔过了,但毕竟是有脚气的人。所以还有比较臭并加杂着汗的酸味不过这些对夏晓来说却是难得的美味。


  舔了半个小时后,卢清命令夏晓把内裤脱去,然后老实地跪在自己的面前。


  再让卢清把手绑了,只见卢清把一只脚往夏晓双腿间插去,接着蠕动起来,夏晓又开始呻吟了,身体也跟着颤动着。卢清这时候把另一只脚踩到夏晓的小肚子上:这样好受吗?。只见夏晓疯狂的呻吟着,配合着下边的摇动。


  一会了卢清突然把脚从夏晓私部移开,坏坏地笑道:我脚趾扭累了。


  夏晓:不要啊不能停,我受不了了,吃了药的。说着想挣脱手上的绳子。


  卢清:死结拉你挣不开的,真奇怪你们这些人怎么会喜欢被我的臭脚蹂躏的感觉,不过正好我就喜欢折磨人。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男的喜欢你这个变态,他们要知道这时候你正被我踩在脚下的贱样,还会怎么想啊哈哈。


  夏晓几乎喊起来:你怎么说都行,求你继续吧。


  卢清:嘿嘿,奴性真强啊,你个贱胚子,永远只配被我用脚奴。说着直起身,一只脚踩着夏晓的小肚子,另一只脚塞进了她的嘴里:哈哈,肚子都让我踩瘪了,你还受得了? 夏晓几乎窒息地哼哼着。


  卢清:哈哈,真乖,痒的不行了吧,我帮你挠。说完脚又往夏晓私部插去,哈哈哈哈。卢清笑着,脚疯狂地扭动起来。夏晓就一直被她这样玩弄着,但好象又非常享用,她是自愿的。


  半个小时过去了,夏晓好像满足了,准备起身穿衣服收拾残局。


  站住。卢清大叫一声,谁叫你起来的,继续跪下,我还没玩够呢。


  夏晓楞住了,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前面的的点头承认会带给她一生的耻辱。


  叫你跪下听到没有。卢清一脚用力踢中夏晓的档部,夏晓腿一软,扑通一下跪了下来。


  你不是喜欢我的脚吗?让你好好爽。卢清高傲的站起来,她把那一个星期没洗的肉色的丝袜脚在穿到的脚上,放到跪在自己面前的夏晓的鼻子上,由于夏晓过了刚才的高潮,现在觉得卢清的丝袜脚格外的臭,于是往后撤了撤。


  卢清一脚踢在夏晓脸上,将夏晓踹倒在地。一脚踩在夏晓的脸上,反复蹂躏着。夏晓就这样没穿衣裤的躺在地上。


  怎么,你不是喜欢我的臭脚吗?怎么闲臭了啊,今天本小姐心情好,让你爽个够。说完便一脚用力踩 在夏晓肚子上,踩的夏晓喘不过气来。夏晓用两只手试图将卢清的脚拿开,但是夏晓属于娇小的女生,根本没力气挪动卢清那结实而有力的脚。


  夏晓痛苦的哀求道:求求你了,把脚放开行吗?


  卢清看着夏晓在自己脚下痛苦的样子,得意的笑着:哈哈,在我的脚下舒服吗?你不是喜欢被我踩在脚下吗?我要用你的身体给我高贵的脚做按摩。


  过了十分钟,夏晓已经没力气了,卢清这时把脚放开,然后把脚用力踩向夏晓的私处,痛的夏晓哇哇大叫,卢清使劲的将丝袜脚插进夏晓的私处,疯狂的动着自己的臭丝袜脚,痛的夏晓死去活来,卢清疯狂的笑着。夏晓眼泪不停的掉,哀求着这位残忍的女生:求求你,我快不行了,别这样了好吗?我以后都会伺候你的。


  卢清看到夏晓快不行了便拿出脚来,坐在床上,然而夏晓却没有想到,恶梦还没结束。


  跪下,给我磕十个头。夏晓没办法,磕了十个头。


  爬过来给我的脚按摩。卢清命令道。


  夏晓象狗一样爬过去,刚想用手摸,却被卢清一脚踢翻了。你配用手来吗?


  用你的奶子,就这样躺到我脚下来。夏晓摸着自己洁白的乳房,没有服从的意思。


  卢清怒了:你敢违抗我,闲自己没被折磨够是吧。说完便一脚踩在夏晓脸上,用脚将夏晓托过来,另外一只脚不小心踩到了夏晓的乳房上。


  卢清笑了一下说:没想到你的奶子踩着还蛮舒服的,好,我就让你再过过脚瘾。于是将两只丝袜脚用力踩在夏晓的奶子上,用力的来回蹂躏。现在你作为女人的资本都在我的脚下被蹂躏过,看你以后在我面前还怎么做人,哈哈哈哈…… 卢清的笑声在寝室里回荡。


  夏晓在卢清的脚下已经没了尊严,知道自己无法反抗卢清的脚,只能屈辱地求卢清:不要啊,不要。


  闭嘴,现在还敢反抗,给你脸不要脸。卢清呵斥着,一面将自己的运动鞋口在夏晓的脸上,夏晓被臭的头脑一片空白。夏晓想到自己的私处刚刚被卢清的脚强暴过,脸又被卢清的鞋罩着,自己的奶子又正在被卢清的脚蹂躏,夏晓伤心地在心里留下了眼泪,房间里只留下卢清的笑声和夏晓透着鞋子含糊的哀求声。


  卢清玩累了,但是很满足,看到和自己一样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平常两人一起在校园里走着,大家都指指点点,卢清和她比真是有过之而不及之处,没想到今天却在自己的脚下被蹂躏,卢清又笑了。而夏晓却一脸委曲在边上抽搐着。卢清想了想:以后终于有人可以发泄了。于是对夏晓说:你以后就是我的脚奴了,跟罗圣文珊一样。在寝室你都要时刻不离我的脚或是袜子或是鞋知道吗?而且你也不要叫我什么清妹妹了,就叫我主人!不然我就在外面当众羞辱你,信吗?


  夏晓含着眼泪没办法的点点头。


  卢清要夏晓用嘴把自己的袜子脱下来,夏晓又一次快晕倒。卢清然后去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她又想到一个招术,她要夏晓帮忙把两个床的床尾接起来,排成一字型,晚上睡觉的时候夏晓睡在卢清的脚后面,然后在卢清在自己的脚那头也就是夏晓头那边搭了个架子,将自己上个星期不记得扔掉的肉丝袜和自己的今天的肉丝袜挂在上面。


  夏晓以为卢清玩过她之后会算了,晚上就可以舒服舒服了,没想到睡觉的时候还要受卢清脚臭的侮辱,想到卢清这个恶毒的女生,夏晓的眼泪又一次掉了下来,后悔自己下午不该说出自己对卢清的脚的爱慕。卢清看出夏晓的心思,恶毒地对夏晓说:你以为你下午不对我表白我就会放过你吗?我早就想蹂躏你了,我早就想你跪在我脚下被我玩弄了,就算你今天不说,总有一天我会羞辱你,哈哈。


  夏晓的心猛的震了一下:难道我真的要死在卢清的脚下吗?难道一辈子都要做卢清的脚奴吗?卢清真的是我天生的主人吗?


  晚上睡觉前,卢清要夏晓含住自己一双丝袜睡觉,还要用脸帮卢清的脚底按摩,夏晓没办法的照做。夏晓的第一天被残忍的羞辱后过去了。


  第二天一起来,卢清要夏晓将口中的袜子取出,继续挂在架子上,而卢清却穿着另外一双没洗过的肉丝袜,穿上一直没换的运动鞋上课去了。还命令放学后夏晓必须先回到寝室准备伺候她。夏晓看出卢清以后没有换袜子的举动,心想以后要被一天比一天臭的丝袜脚蹂躏,心中又是一阵疼痛。


  夏晓是恋足的,因此每次卢清蹂躏她的时候,前半个小时夏晓都非常满足。


  但是卢清看出夏晓的心思,每次都把虐夏晓时间增长,而且每次用的都是比上次更有杀伤力的丝袜脚,让夏晓更痛不欲生,卢清也感到很满足。经过一夜的调教,夏晓的努性已彻底的被激发出来了,现在的她以完全是个母狗,不但舔卢清的脚,还吃了卢清的屎和尿。她知道我从此可能就不能是人,可能就是今天,当也可能是一辈子,只要主人喜欢,她就可以,她已经是主人的,只希望主人再给自己些屎吃,再给自己些尿喝,因为夏晓现在只需要这些…………


【完】